■ 標題:/紫色小花
類別:散文 / 發佈者 : / 公布時間 :2010-08-06 15:33:38

 

走過High Field Street,那一座青石砌成的老教堂,緊鎖著長滿苔綠的圓形石拱門,依然憩息在一片高大的綠意裡;而我總忘不了去年七月的邂逅,雖然時隔近一年,那依偎在花圃牆隅,不起眼的紫色野花,仍然深深烙印在我的意識海裡。
 我不知道她真正的名字,事實上那早已不重要,但是當我一低頭,那一朵朵小小的紫藍,閃爍著寶石般的光華,魔力似地緊緊映照在我的眼底,逼得我必須停下匆匆的腳步,頓時,時間在剎時之間凝結,我的周遭漾晃成一片紫藍色的大海,久久,久久,我雙膝跪著,審視著,端詳著這一群渺小的野花,好像是前世的熟稔,幻成一襲花影在人間,我的心感到輕微的痛楚,有一股溫熱的暖流注入心海,倏忽,我的心靈可以超越對待,凌越語言,清楚地知曉她幽幽的告白,為了不甘於被忽視的命運,為了愉悅一位偶遇的知音,她似乎用盡了青春的能量,來增添這世界得一份美,她鵝黃色的花蕊迸射出金光,嫩滑的花瓣在陽光的妝點下,竟紫得令人無法逼視,紫得令人心蕩神馳。
 如果萬物生命同等同源,只是藉著物質的外形輪轉變化而已,如果此生我只是一朵拘禁在人類軀殼裡的靈魂,那麼那一枚紫色的小花,是否也深藏著一縷似曾相識的精魂?
 被孤獨漠化的異鄉人,在異國與一朵花魂的相逢,一幕花與人的心靈對話,永遠令我難忘,每當走過High Field Street,雖然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,我總會有一種奇異的感覺,每當夜深人靜,紫藍色的容顏也總會在我的夢裡輕輕搖擺,經過銀白色寒冬的洗禮,我期待著今夏的重逢。
 
 
25, April,1999寫於 Leices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