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 標題:/雲之影
類別:散文 / 發佈者 : / 公布時間 :2010-08-06 15:34:29

 

---「幾畝方塘一鑑開,天光雲影共徘徊,問渠那得清如許,為有源頭活水來」
 
 甫到英格蘭留學,形單影隻,難免有鄉愁的落寞。
 
 早年唸高中時,即已經出外賃屋而居,而多年來所從事藝術與文字創作工作,亟需要個人的空間,使我習於獨居,因此一開始申請宿舍,就毫不猶豫地申請公寓式的寢室,擁有個人的廚浴與臥房,更可貴的是擁有廣大的視野,佔據了半座牆面積的全開式隔音窗,一般而言,英國此地的建築物很少超過五樓,大多是紅牆灰瓦的維多莉亞式樓房,或帶有黑色木樑紋路與白牆輝映成趣的都鐸式(Tudor)的古典樓房,十三樓的高度(相當於台灣的十四樓),已然可以對萊斯特的風景一覽無遺。,早晨,陽光傾洩一地,一旦夜幕開啟,卻是滿眼的月華與星輝。
 躺臥在倚窗的床舖,正見一窗的藍天白雲,似乎身與境化,幻為柔雲片片,舒展在蔚藍的蒼穹,閒來我總喜歡一遍又一遍地觀想,肉體析解成一朵朵透明的棉絮,飄浮在無重力的空氣裡,陽光穿過我的身軀,迸射成七彩的虹光。
 放眼望去,中英格蘭一覽無遺的草原,烏黑的墨雲一遍又一遍渲染在淺藍的紙箋上;春夏之交,偶見排雲橫空,連臂而行,開叉的閃電,伴隨著沉沉低吼的雷鳴,像張牙舞爪的魔神,更像是天帝的無數軍陣,正為淨界而破空急行。
 陰鬱的雨季,空氣中瀰漫著濕冷的清涼,出神望著到無量數的雨滴,像一縷縷細細的光箭從天而降,狂洩在透明的窗玻璃,暈散成一朵朵漣漪,偶爾,雨水在長風裡旋蕩飄轉,似乎無視於生命之如蜉蝣,盡興嬉戲於天地間;面對暴雨狂風,總想起蘇東坡在其寒食詩帖中,所描述的詩句「小屋如漁舟,濛濛水雲裡」,斯人情懷,雖遠隔千古,依稀迴盪心海。
 那就飲一壺滾燙的綠茶吧!對雨品茗,對雨當歌,一切人事,涓滴融溶,消解在青空濛雨裡,人我相泯,相忘於浮漚,相忘於江湖,相忘於煙水裡。
 在異國的文化裡,更覺華夏文化的可貴,它總帶給我無數精神的喜悅,書房的窗戶,深藏著雲影、雪花與月華,在此一段生命的旅程裡,它總是舒解自我的泉源,每當夜深人靜,我總愛站在窗前,在星輝的交織下,馳騁在這一片無窮的天光雲影裡。
 
 
May, 1999曾肅良寫於英格蘭․萊斯特(Leiceste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