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 標題:/鐘聲的洗禮---科芬特里(Coventry)老教堂
類別:散文 / 發佈者 : / 公布時間 :2010-08-06 15:35:22

 

漫步在科芬特里(Coventry)的古石道上,四周是高聳的石牆,高大的圓形木拱門,裝設了一排排鐵鑄的圓突乳釘,乳釘因時光的摩挲,而發出了黝黑的光澤,增添了幾許日不落帝國的威嚴,紅石牆上的苔痕與風化的容貌,透露著它硬朗的年齡,綿延數百年的歲月,多少風月吹拂,多少滄桑流轉,它們依然挺立。
 
 兩度拜訪著名的科芬特里(Coventry)老教堂的殘跡,不知是因緣,還是巧合。
 
 昔日的盛景,除了鐘樓之外,只剩下傲岸嶙峋的骨架,飄搖在天光雲雨裡。憑欄遠眺,那極盡繁麗能事的石牆上的雕刻,正逐漸褪色而消逝,那高聳的殘壁,令人回想起它當時的莊嚴氣象,天色朦朧中,老教堂依稀風華燦爛,一長列並立的圓拱形石窗,仍嵌滿透光的七彩玻璃。
 
 迷離間,時光好像又悠然回到一九四零年,整座宏偉的教堂正燒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炮火之中,雕滿裝飾的護欄上的斑駁遺痕,似乎仍然述說著當年的苦難。
 
 四周稀落的遊客一如夢裡的幽魂,穿行在斷牆殘垣之間,德爾沃(Paul Delvaux, 1897-1995? )畫作裡面無表情的裸女與骷髏,突然閃過腦海,我頓時了悟德爾沃超現實主義風格的畫作,事實上德爾沃是在企圖表達人類戰爭的殘酷,他畫面上毫無血色的女孩,帶著無法治癒的憂鬱眼神,逡巡在陰晴不定廢墟的景象,正象徵著純真人性在戰火下的毀滅。
 
 午后的時光,老教堂清越的鐘聲翩然敲響,那一陣玎璫,隨風清颺,如玉珠撒落在天青色的石板上,如乍湧的清泉,霎時,注滿了我整個靈魂,只感到心靈劇烈的震撼,那鐘聲似乎帶著我一起翔鳴天宇。
 
城牆上的暮鼓晨鐘,那一份古意,似乎遠在記憶的某一處失落,而如今又在此重新被喚醒。猶記佛經中說道,陽世每敲響一記鐘聲,將帶給暗無天日的幽冥地獄一朵光明,我真摯地祈禱,科芬特里(Coventry)老教堂的鐘聲,能夠帶給此地仍然遊蕩的戰地游魂熊熊的光明,指引他們早日超越苦惱與怨恨。
 
 如今,一座嶄新的教堂在戰後重建在遺跡之旁,不論在外觀或是內部裝飾,設計者都大膽採用後現代的設計手法,融合了傳統裡創新的情趣。新與舊,殘與全,新教堂的意匠,恰與老教堂的醜陋與老邁,形成極為強烈的對比。雖然信徒虔誠依舊,但是世風日下,似乎早已不復見當年盛況。
 
 遙望科芬特里(Coventry)老教堂的鐘樓,風華依舊地浸浴在落日餘暉之中,悠揚的鐘聲再次縈繞耳際,然而人間古風早已不復,鐘聲的洗禮,似乎徒增異鄉客憑弔之情罷了。
 
2, May,1999曾肅良寫於萊斯特(Leiceste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