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 標題:/江湖夜雨
類別:散文 / 發佈者 : / 公布時間 :2010-08-06 15:31:24

 

  一進入布魯塞爾美術館的展廳裡,霎時便聽不見外面的喧囂,迢迢千里而來,是為了瞻仰比利時的兩位現代超現實主義畫家,兩位畫家遺世獨立,深居簡出,畫風以怪異,充滿詩意聞名,都以九十多歲的高齡謝世。
 望著馬格麗特的作品,塵封的想像似被重新喚醒,一股莫名的力量,引領我飛越一成不變的現象界,他的作品似乎開啟一扇窗,讓人步入另外一個幽遠的國土,有些作品看來雖然荒謬,卻不失幽默。
 德爾沃的裸女,仍在靜極的國度裡穿梭,時光似乎在此凝凍,一切變成永恆而純淨。美術館幽暗的燈光裡,觀眾悄悄地漫步,靜謐地沉思,正如德爾沃畫中瘖啞的世界。長窗之外,滂沱的冬雨,一如狂裂的噴泉,無聲無息地,川流在氤氳的石板路上。
 在艾菲爾鐵塔上,黃昏的巴黎浸浴在一襲濛濛水雲裡,遠眺充滿浪漫傳說的賽納河,卻像一位佝僂的老婦,顛躓在暗淡的燈火裡。
 從賽納河畔燈火輝煌的舊書店裡,重新走入雨中,除了驚訝於書店女郎的美麗之外,我仍然忘不了馬格麗特的作品裡,那盞在暗夜裡忽明忽滅的孤燈
 夜晚的阿姆斯特丹,晃漾著萬種風情,運河畔的酒吧與紅燈區,燃起閃爍的灩灩水光,岸邊的一座座玻璃窗裡,一個個幾乎赤裸的女孩,腰肢款擺,蠱惑著一群群飢渴的心。
 雨水被踩碎在陣陣的人潮裡,我的思維也流失在五光十色裡,所有的人來人往,似乎不具任何意義,運河裡的小舟空無一人,唯有霓虹燈的倒影四處蕩漾。
 疲憊的我早已厭倦,想來還是撲鼻的酒香與跳著豔舞的年輕女郎,特別令人迷醉,似乎在異鄉,在震耳欲聾的樂舞,在煙霧與狂歡的氣氛裡,才可以讓人暫時忘卻一切。
 午夜時分,當我獨自走回旅店,在斜斜地織著的雨絲裡,我仍然忘不了馬格麗特作品裡,那盞在長夜裡忽明忽滅的孤燈…。
 
22, May 2000寫於 Leices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