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 標題:/西方古代錢幣國際市場與膺品追蹤---兼談西方古錢幣的鑑定
類別:學術論文 / 發佈者 :jesse / 公布時間 :2010-07-23 00:38:30

 

西方古代錢幣國際市場與膺品追蹤---兼談西方古錢幣的鑑定
 
曾肅良Dr. Tseng Su-Liang
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藝術史研究所專任教授
前言
 由於錢幣市場的熱絡,導致西方人對古代錢幣收藏的熱衷,在歐洲地區,有許多業餘或專業的尋寶者,就以發現古代窖藏的奇珍異寶為目標,在英國有專門的尋寶雜誌,專門討論如何和到那裡尋寶,甚至有各種可供尋寶的專業儀器和設備出售,如金屬探測器等,其中發現的除了人類遺骸或手工藝品等考古遺存之外,最常見到的就是古代錢幣,這些閃亮的古代錢幣,可以在錢幣市場賣得高價,引誘著許多人不斷地投入尋寶的行列。
 事實上,西方人對古代錢幣收藏的歷史起源很早,早在十六世紀初的一五零五年,第一本教人如何辨識真假古錢的工具書即已出版;到了十八世紀到十九世紀之時,錢幣收藏的地位是等同於珠寶收藏,而在一八零六年歐洲出版的一本錢幣收藏指南,更大大鼓舞了收藏家的興趣,使得市場愈來愈熱鬧,同時也撩起了錢幣市場上做假的風潮。
1998年夏倫敦盎格魯․薩克遜錢幣拍賣會
 對於1998年國際錢幣市場而言,由於夏季假日的關係,1998年的六月到七月是相對比較平靜的季節,雖然如此,國際著名的錢幣經紀商依達羅․文區 (Italo Vecchi),仍成功地在倫敦舉辦了一場盎格魯․薩克遜(Anglo-Saxon)的錢幣拍賣會;而另一家錢幣經紀公司—古典錢幣集團有限公司(Classical Numismatic Group Inc.),也成功地在美國紐約的錢幣展銷會上,舉辦了一場通訊投標拍賣會。
 在錢幣經紀商依達羅․文區 (Italo Vecchi) 1998年六月在倫敦舉辦的盎格魯․薩克遜(Anglo-Saxon)的錢幣拍賣會中,所印行的拍賣目錄,將每一枚錢幣以原尺寸大小印刷,更陪襯放大的照片,使得這本目錄將成為近年來甚有價值的有關盎格魯․薩克遜早期錢幣的參考資料。在此一拍賣會中,美國著名的古錢幣收藏家威廉․薩嘉克(William Subjack),提供了他部份精美的盎格魯․薩克遜(Anglo-Saxon)錢幣的收藏,威廉․薩嘉克在收藏界一向以積極聞名,在經過多年的蒐集之後,他建立了他一套有系統的傲人收藏,其中包括一套十二枚七世紀左右的古代金幣,這一套十二枚金幣分別以二千鎊到六千鎊不等的好價格售出,其中八枚被美國的古典錢幣集團有限公司一舉買走。在這一系列的金幣當中,最引人注目的,就是一枚克里斯帕斯(Crispus)形制的金幣,克里斯帕斯是康士坦丁大帝(Constantine the Great)的長子,此枚金幣鑄造精美,正面反面都有精彩的圖案,它被專家們認定為七世紀的貨幣,以其稀有而且精緻,而以六千鎊被標走。
 一枚倫敦版據估計大約在七世紀(640-645 AD.)的古錢,賣得四千五百鎊,而一枚康士坦丁(Constantine)樣式的古幣,估計大約在七世紀(650-675 AD.),賣得五千鎊,超過預估價的三千八百鎊到四千八百鎊。
一流的紐約古幣國際展銷會
 另外一場古幣拍賣會是在紐約,依照往年慣例在六月的國際展銷會舉行,紐約國際展銷會一向被公認是國際一流的古幣展銷會,因此不但吸引了美國本土的收藏家也帶來許多來自歐洲的買家。
 古典錢幣集團有限公司(Classical Numismatic Group Inc.)在過去一向配合紐約果國際展銷會而舉辦拍賣會,但是今年別出心裁地舉辦通訊拍賣會,全部古幣展示在會場,由買家利用郵件競標,結果成績比預期要好很多,一共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古幣順利賣出;一枚五世紀的銀幣,以一萬三千五百美金賣出,一系列五世紀早期到六世紀晚期的銀幣,每一枚都帶有附加戳記,以便當時的流通,這一系列的銀幣,吸引了許多收藏家參與競標,結果在每枚兩百五十到七百美金的價格全數賣出。而一枚估計在三世紀(253-268 AD.) 的古代羅馬錢幣,雖然市場上普遍可見,但是因為其鑄造情況頗佳,頭像依然清晰,因此引起強烈的競爭,最後以三千美金得標;另外有一枚估計在四世紀(307-337AD.)的康士坦丁(Constantine the Great )金質大徽章,則以一萬四千美金被買走,超過了預估價的一萬兩千五百美金。
膺品大本營-----保加利亞(Bulgaria)
  由於國際古錢市場的榮景,使得膺品數量逐步增加,熟悉古錢市場的人士,大都會發現,目前許多古幣膺品浮現在保加利亞的古錢市場有上,這些古幣主要應用手製的印模,來鑄造出一系列維妙維肖的古代希臘羅馬的金、銀或銅幣;由於這一系列的古錢膺品,在品質和種類上有其特殊性,因此在分辨上並不太困難,但是仍有不少收藏家吃虧上當,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這些膺品在市場的出現,吸引了許多人的關注,因此一本有關這一系列古幣膺品的目錄甫一出版,便造成搶手的局面。
 事實上根據西方學者的估計,在一九九零到一九九五年之間,大約有三十萬枚膺品,在各個工廠被大量生產出來,而一些特殊的鑄模,主要針對仿造一些特殊的古幣,這些膺品除了在收藏市場之間流通之外,就是被大量賣給毫不知情的觀光客。
 根據西方學者的研究,這些仿品曾經在保加利亞的博物館的紀念品店中公開出售,也供應給各個錢幣珠寶店,但是可怕的是它們常常被加上銅銹的效果,然後被有意地混在真品中一起當古董出售,雖然它們的外表不容易欺瞞過古幣專家或學者的法眼,但是一些初入門道者,就往往不明究裡地上當。
 在歐洲甫出版的膺品目錄---「現代希臘羅馬的錢幣仿品」(Modern Forgeries of Greek and Roman Coins) 裡,列舉了多達兩百零四個例子,但是相信那將只是冰山之一角,因為將有更多的膺品被創造出來,而我們發現其中有部份膺品的做偽技術相當高明,可以想見其中的雕刻模具的工匠,已經到達精純的藝術境界,而雕模是一件漫長的工作,他們通常都使用手工雕模,雕一個模子約需兩個禮拜的時間,因此整套包括正反兩面的鑄模,得花掉一個月以上的時間,大體來說,他們大都有自己的一套藝術語彙,也就是說他們雖然可以仿造的非常相像,但是卻充滿自己的風格,而無法與真正的古幣完全一樣。
辨偽要訣在於觀察錢幣各項細節
 一般而言,他們傾向於將錢幣上的人像或花紋,表達得過於清晰,而不若真品具有因年代久遠所產生的模糊現象。事實上,膺品最大的特色,即在於紋飾,不論正反面的圖象,都有過於銳利,所謂鋒芒畢露的毛病,譬如在錢幣頭像上,經由仔細觀察,往往可以發現過於直線造型的眉毛,以及具備現代感的眼睛的表現,還有過於深陷的眼窩等等,這些現象反而削弱了古幣應有的滄桑感,因此在專家的眼裡,往往顯得不夠自然。錢幣整體的品質過於精緻,也暗示出這些仿作者,主要以錢幣目錄和圖書做為參考來源,而普遍缺乏對真品實際上手的認識,因此所做出來的膺品,在重量、體積和大小各方面無法到達百分之百亂真的程度。
 譬如在鍍金技術上,最早期的古錢幣上都被加上一層像是金銀之類的昂貴金屬,有些就應用金箔包裹在銅質的錢幣上,但是在力求降低成本的仿品上,我們看到許多代替品,甚至應用一些奇怪的方式,企圖做出貴重金屬的效果,因而使得我們可以藉由細心觀察,而揭穿假貨的技倆。再者,對於那些仿製者而言,金的密度高於其它金屬,實是一大挑戰,即使鉛的密度仍低於黃金,而且鉛因為質地過於柔軟,無法應用在鍍金的過程之中,因此真金的古錢幣,在重量上會比膺品重得多,只有在十九世紀時期,因為白金生產供過於求,而導致市場價格嚴重滑落到比銀還要便宜,由於白金的品質良好,而且重量與金幾近類似,因此仿製者使用它來仿造金幣,白金最早被發現在西班牙的南美洲殖民地,西班牙和同樣有白金礦脈的蘇聯拿它來鑄造貨幣,因此西班牙成為十九世紀仿造者原料的來源地,但是諷刺的是,目前白金的價格已經遠遠高於黃金。
 就鍍銀技術而言,古代通行的方法,是應用焊接的方式將銀片焊到金屬表面,或者等到銀片接近銅幣表面的時候,將之以高熱熔融直接焊接到表面,在十八世紀之時,此鍍銀方式重新被大量應用,但是有部份鍍銀的貨幣卻被不肖偽造者加印了純銀的品質保證印記,用來冒充純銀錢幣,情況愈來愈嚴重,雖然英格蘭國會在一七七三年,曾決議取消做假的品質保證印記,但是成效不彰,而在一八四零年英國的愛金頓兄弟(Elkington brothers)發現了穩定可靠的銅器電鍍法之後,這種情況卻有增無減。
著名的古錢偽造者---貝克爾傳奇
 煉金術在西方乃至中國的古代文獻中都見記載,目前我們無法得知煉金術到底可以做到甚麼地步,雖然知道當時的煉金術士大概應用了砷和鈣等元素,將金屬的表層改變成閃亮的表面,但是一直沒有發現實物遺存的蹤跡,直到最近,在北非的迦太基 (Carthage)地區所發現的窖藏銅幣表面,在成份測試下,就明顯地含有砷元素,很有可能就是古代煉金術的証據。
   另外,錢幣的文字所表現的字體、風格和意義各有其時代特色,有些仿品上,或出於仿做者自己創造,或因不明其文字內涵,而出現所謂歷史誤差 (Historical Plausibility)的現象,有經驗的收藏者都可以輕易地觀察出來。除此之外,仿造者使用焊接劑的遺痕,和銼刀磨光邊緣所留下的銼痕,也都可以做為觀察的重點。
 事實上,歐洲地區錢幣做偽的歷史,已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,早在十八世紀就出現過一位著名的古錢偽造者貝克爾(Carl Wilhelm Becker, 1772-1830),根據傳說,他仿造古錢是基於報復的心態,起因在於當他開始收藏古錢之時,曾經受到一位收藏家的欺騙與嘲諷,因此他興起偽造的想法,並以因為出售給那位藏家與其他收藏家仿品,未被識破而得到滿足,他的天分使得他所做得仿品幾可亂真,而且有許多是精緻而稀有的品類,因此不僅使得他賺進了大筆財富,更周旋在皇親國戚的上流社會裡,許多有名望的學者或文藝界名流,像是德國詩人、小說家歌德(Goethe, 1749-1832)都是他的座上賓。
結論
 有收藏的市場需求,就自然會吸引膺品的生產,早在十六世紀西方人,已經在熱烈地爭辯到底流通在市場上的錢幣,有那些是古代真品,有那些是現代仿品,它們爭論的動機不僅僅止於古物鑑賞家的好奇心而已,而更著眼於經濟與歷史學的角度。相對於西方,我們亦有興盛的錢幣收藏市場,但是對於古幣的研究,譬如歷代貨幣制度的演變、歷代貨幣和歷史和經濟上的聯繫以及質料、鑄造技術和審美風格的演變等等課題,深入的層次,似乎不如西方的研究來得有系統而且紮實,最值得注意的,是他們的資料隨時因應市場的變化,而不斷地更新,目前歐洲地區的古幣學界與收藏界,已經收集了新的膺品資料,正蘊釀出版一本更新的膺品圖錄,以補充前一本圖錄的缺漏部份,如此一來,一方面不但可使得收藏家們有可以信賴的、最新的工具書與鑑定知識,而且也鼓勵收藏家的水準提昇到研究的層次,另一方面則使得錢幣收藏市場因較為透明化,可以吸引源源不絕新的收藏者加入,以保持市場的活力,無怪乎西方的古代錢幣的市場價格,能夠保持高檔不墜,他山之石,可以攻錯,這些西方古代錢幣市場防堵偽品的措施與重視研究的風氣,實在值得我們借鏡一番。